何崇謙牧師
1月2日  
平淡中有醇美
「亞伯蘭說:『主耶和華啊,我既無子,你還賜我甚麼呢?並且要承受我家業的是大馬士革人以利以謝。』亞伯蘭又說,你沒有給我兒子;那生在我家中的人就是我的後嗣。」耶和華又有話對他說:『這人必不成為你的後嗣;你本身所生的才成為你的後嗣。』於是領他走到外邊……」(創十五2-5)
你如何思考將來?是否篤信命理學、算命、占卜,抑或是全靠想入非非?人生美之所在,總是在可見與不可見之間的將來。即是說:我的「現在」,總是對「將來」的呼喚和憧憬;如此,才有「今天」的生機活力。「現在」可因美麗的將來而有所提升。
亞伯蘭眼見目前所享有的豐裕,不獨不能令他快樂,反而衝擊他、諷刺他──他仍然沒有後嗣去承受這一切;整個人不期然如掉落於千丈懸崖中,自然道出一句:「上主啊,我既無子,你還賜我甚麼呢?」他的意思是:有甚麼可與「有盼望的將來」相比?有甚麼東西,較之與自己的後裔分享福樂那份愉快更美妙呢?
在電影《一個快樂的傳說》中,那位熱愛生命、熱愛妻兒的小人物,千方百計要令兒子絲毫不受人性醜惡的影響,也不受殘酷的滅種恐怖所創傷,即使自己喪命也在所不計。我們欣賞他的愛,但同時亦為他兒子將要面對的無限傷痛──回憶父親的偉大、面對人間現實的醜惡──而感到無奈。為一個美麗的「將來」而活,是每一個活在今天的人必然的期望。傷痕文學作家白樺曾說:我以為來到這個世界,可以追求幸福快樂,誰知所遇到的都是痛苦。
我們需要上主領我們離開自己的眼界去看將來──「領他走到外邊」(第5節)。上主所引領之處,有祂奇妙而獨特的生命景象。
主啊!領我到那可認識祢美意之地,使我的理想與那託付我的使命相連,奉主基督之名求,阿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