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靈靜致遠、美事重尋」靈修系列
何崇謙牧師
1月6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
彩虹的漆黑
「神說:『我與你們並你們這裏的各樣活物所立的永約是有記號的。我把虹放在雲彩中……我使雲彩蓋地的時候,必有虹現在雲彩中……』」(創九12-14)
為何在中國傳統的山水畫中,看不見彩虹?難道彩虹之美不能感動古人?即使是現代中國畫家,也極少繪畫彩虹。相反,它在西洋風景畫中卻是熱門題材。
不要誤會中國古時沒有彩色顏料,也不要以為中國從未出現過色彩斑斕的圖畫。始於五代至北宋期間(距今約一千年),文人獨霸畫壇;能繪畫的文人,把在仕途上所受的抑鬱、苦悶、壓迫等情緒,賦諸藝術的想像上,把繪得可居可遊的山水畫,掛在書齋的牆上,藉觀看冥想慰藉心靈,酣醉於山間野林之飄逸中,以忘掉糾纏不清的塵囂事。南宋後,由於政治不穩定,畫家更多愁善感,把山水畫推到高峰,以寫煙雲掩映之景為主,以喻世事變幻。
挪亞建造方舟,多少體驗到上主創造大地的心血,他的一家經過持久辛勞的工作,所等待的,不是環遊世界的浪漫,而是要告別家園,將要眼巴巴看見所站之大地的毀滅與結束。在驚濤駭浪中經過漫長的浮沉,在希望與惶恐的旅途上,被毫無色彩(水連天漆黑一色)、只有灰沉沉的風雨所包圍。有時也分不清,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淚水。
天父面對着祂所毀滅的,豈不更傷痛?「彩虹」的美麗本身有甚麼信息?彩虹在雲消雨霽後出現,似乎是從暴風中孕育出來的,象徵生命的輝煌是必須經過風雨的打擊。「彩虹」亦同時警告我們,不可背着創造彩虹的上帝,去跪拜偶像,以偶像為神。
主啊!求祢給我建造方舟的藍圖,使我能經得起人生的風浪,在黑雲暴雨過後,見到祢為我掛在天空的彩虹。奉主基督之名求,阿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