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26日
役之使然

「當下耶穌說:『父啊!赦免他們;因為他們所做的,他們不曉得。』兵丁……分祂的衣服。百姓站在那裏觀看。官府也嗤笑祂,說:「……祂若是基督……可以救自己吧!」(路二十三34-35)

湊熱鬧、愛刺激、尋求生活調劑,本無可厚非。努力賺錢,改善生活質素,對於作行刑士兵這行業,是可以瞭解的。但面對着三條將近死亡的人命,並他們可怖的呻吟貌,毫不動容,仍視之為娛樂,真是不可思議!除了當看一場戲外,其他較嚴肅的事宜,包括公義的判決、生命的可貴、殺人賠命而不應以身試法的體會等,皆不上心頭。

釘主耶穌的兵丁問:「你怎會是神?怎會是猶太人的王?你行將就木,仍不知所謂;況且,我們不需要你,我們有自己的王:金錢是也。」人的生死已不再令他們百感交集,如初入行時有的感受。現在一切都令人麻木了,人生毫無意義,人死一了百了。「能生存而忘憂」已是大幸,日子空空的來,空空的去,人生豈有甚麼超越的意義?生命的根在哪裏?吃飯,為甚麼?讀書,為甚麼?工作,為甚麼?出人頭地,為甚麼?活下去,為甚麼?眼前擁有就是真,就是善,就是美,豈不是現代人的寫照?

猶太的領袖也嗤笑主基督,看不起祂。他們自以為義,信仰與道德脫節,常以審判者自居,漠視真理,漠視上主的話,把自己「偶像化」。他們無心追尋真理,與送醋兵丁的行徑(36節)一樣,反映出:外表是敬拜,但心中另有服事的王;口口聲聲是主,是王,但實際上沒有真實敬拜的心和生命。

主啊!我不要只有敬虔的外貌,而無敬虔的實在。求祢幫助我背起自己的十架,把不合祢心意的價值觀釘在上面,純然信靠祢的大能,以敬畏的心度日。奉主名求,阿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