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16日
逆勢亦穩

「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,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……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為祢與我同在;祢的杖,祢的竿,都安慰我。」(詩二十三2-4)

  此詩篇有十四個「我」字,是自我光景的描繪。羊在遼闊的原野,正如我們在這複雜的世界,會迷路而感孤單,會遭風沙侵襲而寸步難行,會被罪惡般的艷陽所灼傷。若沒有牧者領路,羊兒難以面對種種逆勢。

十多年前,我在異地作宣教工作。抵達不久,因駕車技術不精,嚴重弄傷了尾椎骨與髖骨;最糟的是,藏在坐骨內的軟墊移了位置,軟墊出位壓着坐骨神經線,使雙腿痺痛,坐立不安。不知道我是否一向神經過敏,抑或是感應靈敏,連前腹都感到疼痛難受。我需要物理治療好好休息,但那時正值教會初成立,我怎能於此際放假呢?坐立不舒,又如何講道,如何工作?再想到醫生的忠告:痊癒需時長久,若保養不妥,可隨時復發,小心有後遺症。面對着剛起步的事工、待牧的群羊,我何竟出師未捷「身先死」,我如何捱下去,牧養教會?為着要徹底痊癒,我要住醫院拉腰硬臥,整整七天不得起牀。

那時,被迫靜臥的滋味雖難受,但畢竟那是我的青草地。這個不肯休息、靠自己成事的頑羊,被領到可安歇的水邊,享受休息,學習以平安的心境,認定教會倚靠的不是我,而是大牧者主基督。奇妙的恩典愈來愈明顯,上主不斷帶領多位經驗豐富的物理治療師加入教會,其中有香港伊利沙伯醫院物理治療總監,他成為我的朋友、醫生。上主的竿與杖,真的安慰我。

恩主基督!我要一生倚靠祢,在炎寒混雜的世界,堅守祢所託付我的,勇敢向前,完成使命。奉主名求,阿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