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2日
何崇謙牧師

「主啊,祢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。諸山未曾生出,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,從亙古到永遠,祢是上帝。」(詩九十1-2)
瞬眼間,居家避疫已過了半年,想到李白飄逸之句:「夫天地者,萬物之逆旅也;光陰者,百代之過客也。」經濟不景,牽動人心下沉。各人都在盼望:逆境快逝。
詩篇第九十篇是摩西論「時間」之詩。「世世代代」(1節)是「時間」,「亙古到永遠」(2節)也是「時間」,「千年……昨日」(4節)、「如睡一覺」(5節)、「早晨發芽」(6節)、「經過的日子」(9節)、「轉眼成空」(10節)、「數算日子」(12節)、「早早」……一生一世」(14節)、「受苦的日子……遭難的年歲」(15節)等等,皆論及「時間」。
人年長了,對時間更為敏感。一向以財勢為家的雅各,會大聲喊:「錢啊,你世代作我的居所!」但他回顧一生時竟如此哀嘆:「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,不及我列祖在世寄居的年日。」(創四十七9)亞伯拉罕一百七十五歲,以撒一百八十歲,雅各只有一百四十七歲,的確少了些。短與少更是指生命虛空無實質,正說明「以別神代替上主,愁苦必加增」的真理。約伯以自義和人的邏輯能力為居所,卻落在無知與感慨中,嗟嘆:「人為婦人所生,日子短少,多有患難;出來如花……」(伯十四1-2)直至上主的偉大、權能、聖潔向他展現,他才體會自己的渺小與無能,且慨歎:「(上主的旨意)太奇妙,是我不知道的……我從前風聞有你,現在親眼看見你。」(伯四十二3-5)
對時間有強烈意識的老摩西,認定上主是他生命的居所,他瞭解家不在皇宮,不在自己的能力與成就;他確定,若沒有上主,縱然地上有家,也是個無家可歸的人。
天父!求祢拆毀我自以為堅固的堡壘,使我全心倚靠祢。奉主名求,阿們。